国学官网|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战国时期的骑兵
  • 春秋时期步兵长兵器
  • 燕国铁胄
  • 战国时期远射武器
  • 战国时代的募兵
  • 战国时期的武器装备
  • 先秦兵役制度
  • 战国时期各国的军队数量
  • "天下第一剑"之谜:两千年越王勾践剑锋利不锈
  • 春秋战国时期军队编制和兵种
  • 中国历代盔甲趣话
  • 越王勾践剑
  • 青铜剑史话
  • 战国时期的野战筑垒(1)
  • 透视中国古代战车:持戈配箭 马车防护严密(1)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军事 >> 五霸七雄 >> 军马兵械
    青铜剑史话

    发布时间: 2019/5/31 13:56:1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汇报
    文字 〖 〗 )
    沈融
        
        剑是一种单尖两刃的手持格斗兵器。西汉训古学专著《释名·释兵》解释:“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由此可知,中国古代的剑,首先是一种防范意外——如刺客或猛兽的个人自卫兵器,不一定适用于正面战场;但必须携带方便,取用快捷。青铜剑是人类首先接触到的金属剑。现以东周青铜剑中最具代表性的形制——实心圆茎剑为例,将中国青铜剑各部位逐一介绍如下:剑的使用部分——有锋有刃的那一部分就是剑身,这部分狭长如兰叶,故亦取其形似,名“叶”;前端尖突名“锋”,两侧利刃又名“锷”,叶中凸棱名“脊”,脊与锷之间名“从”,脊与两从、两锷合称“腊”。剑的握持部分就是剑柄,剑柄的主要器段名“茎”,实心圆茎剑的“茎”呈实心圆柱体,茎上多有凸箍若干,以二箍者居多。茎部或衬上木片并缠以绳索,或直接缠以绳索,缠在茎部的绳索名“缑”。剑柄下方、与剑身相连接、比剑身稍微宽厚的物体名“格”,又名“镡”;剑柄上端的把头名“首”。圆茎剑上的“格”、“首”都是与全剑一次铸成的。
        
        青铜剑的护套名“鞘”,大多用皮革或髹漆木片制成,间或采用铜盖木底(或革底)的做法。平时可将整个剑身纳入鞘中。剑鞘按悬挂装置的不同可分成两大类型:其一,剑鞘两侧有两个对称或不对称的提耳,可藉以将剑鞘穿挂在腰带上、挎在腰间,西周时期的铜盖木底剑鞘主要属于这一类型。其二,剑鞘一面、偏近鞘口处有一桥形悬挂装置名“璏”,东周列国的髹漆木鞘主要属于这一类型。佩带方式是将腰带或专用的剑带穿过剑璏的侧孔,然后扎上腰带或剑带、将剑斜挎在腰间;或直接将剑鞘斜插在腰带内侧,用位于剑鞘外侧的剑璏卡住腰带、制止下滑。鞘末通常还有一个饰件——“摽”。
        
        中原地区最早的青铜剑见于山东沂水信家庄、河南安阳苗圃北地两处。信家庄出土的一件通长29.4厘米,窄格,茎部作实心扁条形,横截面呈枣核形,茎末原有剑首,已残缺。苗圃北地出土的一件通长26.4厘米,宽格,茎部作空心管状,横截面呈椭圆形,无首。年代均为商代晚期。两件青铜剑的共同特点是叶、茎交界处有格,无纹饰;数量虽少,却代表一种独特的形制和风格,开了后世中原地区青铜剑的先河。
        
        周人用剑似乎较商人更普遍一些。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率诸侯联军攻入商纣王的王宫,罪恶滔天的商纣王自焚而死。武王驱车来到纣王自焚的现场,对准纣王的尸体亲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接着又来到纣王两个妃子的居所,“二女皆经自杀。武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玄钺……”第二天周武王君臣在商纣王宫中举行仪式,“周公旦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武王,散宜生、太颠、闳夭皆执剑以卫。”考古发现的西周青铜剑,数量也比商代晚期有所增长。西周青铜剑的主流是无格的柳叶形扁茎剑,斜肩,茎末有1到2个小圆穿,与剑身中线相对,主要分布在陕甘地区,陕西宝鸡茹家庄出土的一件茎部附有朽木剑柄,柄端套有铜首,从前锋到剑首全长36厘米。与柳叶形扁茎剑相关的有狭长三角形扁茎剑,曾见于甘肃灵台白草坡等处;另一种也是扁茎剑,茎末不一定有穿,但茎侧有凸齿,曾见于北京房山琉璃河等处。年代均为西周早、中期。其它形制,比较值得注意的有以下三件:其一为山东临淄齐故城出土,原名“矛”,通长31厘米,宽格饰卷云纹,茎部呈束腰八棱筒形,中空,长度足以供单手握持:继承了苗圃北地青铜剑宽格、空茎的传统;其二为山东蓬莱村里集出土,通长32.5厘米,剑茎为实心,横截面呈椭圆形,茎端有蕈形首,叶、茎交界处有很薄的剑格,继承了沂水信家庄青铜剑窄格、实茎、有首的传统;其三为上世纪50年代河南三门峡上村岭出土,4件,通体一次铸成,通长29.7—9.1厘米,剑身略呈兰叶形,两刃直而微斜,前聚成锋、叶末收成一对斜肩;叶中起柱脊,上抵前锋、下与茎部相续;茎部为实心圆柱体,叶、茎交界处无格,茎末有碟形剑首。年代均为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
        
        商与西周青铜剑通长不超过40厘米,以后人目光观之,只能称作“短剑”或者“匕首”,显然不适用于正面战场,只能定位于一种“防检非常”的个人自卫兵器;数量也少,在当时整个青铜兵器体系中只占很小份额。其中有技术上的原因,更有战术上的原因:西周时期车战盛行,青铜剑即使是长剑,在车际格斗中也没有用武之地,这就从根本上限制了青铜剑的发展空间。
        
        周室东迁后,诸侯们竞相争霸,北方的戎狄族频频南下抄掠,华夏列国内部则篡弑不绝于史。戎狄武士擅长步战,活跃在复杂地形上;用战车兵征讨戎狄,无异犯了兵家大忌。于是北方的晋国首先成立了建制步兵部队——行,开始是左、右两行,后来是“三行”,其任务就是“御狄”。公元前541年晋军与狄人交战,晋国将领魏舒“毁车以为行”——把战车兵改编为步兵,才取得了胜利。步兵的出色表现,为青铜剑日后的发展埋下了伏笔。针对阵营内部可能出现的阴谋,统治者个人“防检非常”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公元前595年宋国杀了楚国的使臣,楚庄王得讯后气急败坏,鞋也忘了穿、剑也忘了带,飞跑出宫、准备亲自讨伐宋国,他的随从急忙捧着这些必须品追上去。这个“剑及履及”的故事,很客观地反映了青铜剑与上层贵族非同一般的关系。考古资料方面,春秋早期资料尚少,比较重要的有以下两例。其一为河南洛阳中州路出土,剑身呈兰叶形,两刃斜直、前聚成锋,锋残;最宽处接近叶末,两侧呈对称锯齿状,叶末收成圆底;叶中起柱脊,末端伸出叶底、形成短茎,短茎表面有缠绕丝麻的痕迹。存长28厘米。配有精美的象牙剑装——剑柄和剑鞘,是用整块象牙雕刻而成的,剑鞘一面有璏式悬挂装置,柄、鞘全长40.6厘米(图1);其二为河南省光山县天鹅墩出土,剑身呈兰叶形,两刃基本平行、前聚成锋;中脊起棱,纵贯剑身;扁茎外包木柄,剑身、剑茎交界处有一字形窄格,茎末有碟形剑首。附黑漆木鞘,剑鞘一面近鞘口处安装有璏式悬挂装置。通长41.8厘米(图2)。
        
        自春秋晚期以降,随着各国变法的发生与发展,中国的社会形态逐步由奴隶制过渡为封建制,古老的、与奴隶制相适应的战车兵不断趋于衰落,新兴的、由广大农民组成的步兵上升为军队的主体。剑,这种在车战中缺乏用武之地、久经冷遇的格斗兵器,开始受到了军事家的重视。于是,晋国六卿之一、赵国先祖、著名军事家赵简子墓中,出现刃质精良、装饰豪华的青铜剑多件;魏国考选武卒,标准是“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剑成了这种新型步兵的必备武器。生活在长江中游的楚人似乎更善于用剑:长沙楚墓出土青铜剑总数达508件,超过青铜戈(240件)、青铜矛(196件)的总和。长江下游的吴国更是以青铜剑为主要格斗兵器,吴王夫差北上黄池争霸时,“吴师皆文犀长盾,扁诸之剑”。青铜剑的形制基本统一为以下两型三式:第一型为圆茎剑,可复分为实心圆茎剑、空心圆茎剑两式。圆茎剑的分布状况偏重于南方,一般都是一次铸成的,实心圆茎剑剑格呈倒凹字形,茎作实心柱状,茎中多起两箍,剑首呈碟形;空心圆茎剑剑格为一字形薄格,剑茎部分或全部中空、呈管状,茎中无箍,剑首呈喇叭形。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如著名的越王勾践剑属实心圆茎剑,但茎上无箍;长沙楚墓出土的少数空心圆茎剑茎上有箍。扁茎剑的分布状况偏重于中原地区,茎部作扁条体,剑身、剑茎系一次铸成,剑格、剑首则是分开铸造,套装上去的,也可以选用玉格、玉首,做成玉具剑。通长大多在45—60厘米之间,剑身宽4厘米左右。
        
        中国钢铁兵器上限很早,战国时期已发展到一定规模。然而,当时用块炼渗碳钢技术生产兵器效率不高,无法满足战国晚期的巨大数量需求。青铜兵器生产效率高的优点,使得它必须继续留在战场上,并发挥主角的作用。陕西临潼县秦兵马俑坑出土的青铜剑(以下简称秦式铜剑),堪称中国青铜剑的“收山之作”。秦式铜剑均属狭长型扁茎剑,剑身、剑茎一次铸成。剑身呈兰叶形,中脊起棱、刃边起缘;剑茎为前粗后细的实心扁条体,横截面呈长方形或椭圆形;剑格呈凹字形或一字形,是通过中间的穿孔、从剑茎末端套装到剑身、剑茎交界处的;剑首有两种形制:一为碟形,以其柄部与茎末以以子母口套接,横贯铜钉固定;一为菱形帽状,是在给剑茎装上木柄之后套在柄端的。通长达81—94.8厘米之间。其剑身之长、表面之光洁、质地之致密、刚硬度之高,均非一般青铜兵器可比;甚至还有一定弹性——已被压弯的铜剑出土后,一段时间后竟然能自行复原。从文献记载来看,秦剑的确是很长的:公元前227年荆轲行刺秦王政,秦王政的佩剑太长、一时无法拔出,只好绕着柱子逃避;而一旦秦王政长剑出鞘,立刻变被动为主动、将这个亡命杀手置于死地:证明在剑与剑的对决中,长剑拥有绝对优势。但是,青铜兵器的强度毕竟是有限的,秦俑坑出土的铜剑残段、残剑茎,很直观地反映了这一问题。入汉后,随着社会的安定、兵器需求的相对缓和,以及钢铁兵器生产技术的提高和发展,秦式铜剑很快就被同样形制但更坚韧、更锋利的钢铁剑基本取代了。
    编辑:秋痕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