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康熙因宠爱乾隆而传位于雍正考
  • 辛酉政变
  • 清朝的宫廷政变
  • 八国联军侵略中国
  • 清末时期的“剪辫运动”
  • 康熙第八世孙分析雍正死亡真相
  • 皇太极的继位之迷
  • 雍正帝杀子辨疑
  • 清代名将年羹尧为何被雍正赐死?
  • 《辛丑条约》的签订
  • 《纽约时报》美国记者眼中的光绪与慈禧之死
  • 澳门与乾隆朝大教案
  • 以史为鉴:太平天国败亡一百四十年祭(1864——2004)
  • 满清入关后的两次“屠城”:扬州十日与嘉定三屠(1)
  • 清初的朱三太子案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事件
    龚自珍与“丁香花案”

    发布时间: 2010/3/24 8:49: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京日报
    文字 〖 〗 )

     

    龚自珍故居

    顾太清与丈夫奕绘的诗词合集·来源:北京日报

    事情发生在道光年间,北京城里爆出了一件轰动一时的绯闻,人称“丁香花公案”。案中女主角是清代女词人顾太清,男主角则是一代文豪龚自珍。


       顾太清,满洲西林氏,自小由家在苏州的姑父姑母抚养长大,便随了姑父姓顾。一次,才子贝勒王奕绘南游到苏州,见到了正值妙龄的顾太清,惊讶于一个满族姑娘竟然诗词可嘉,容貌又是这般明丽!奕绘着意与顾太清交往,终于纳她为侧福晋。 婚后住在京城西太平湖畔的王府里。


       可怜天妒良缘,婚后九年贝勒王奕绘突然一病不起,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抛下了爱妻顾太清和一双儿女离开人世。 那一段时间,顾太清深居简出,沉默寡言,除了安顿和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孩子,就坐在书房里重读丈夫留下的诗词,回味美好时光。


        道光十八年,顾太清守寡的第二年,她遇到了一件烦恼事。


       杭州有个风流文人陈文述,大倡闺秀文学。这年他出资为埋骨西子湖畔的前代名女小青、菊香、云友等人重修了墓园,他那帮女弟子争相题诗。陈文述想把这些诗编集起来,取名《兰因集》。为了抬高《兰因集》的声望,他让自己的儿媳周云林去央托表姐汪允庄,向闺秀文坛之首顾太清求一首诗,以收入诗集中。汪允庄是顾太清闺中密友,她特地从苏州赶到京城,但顾太清夫君辞世只一年,没有心思写诗,汪允庄悻悻而回。


       《兰因集》刊行后,陈文述特意托人送了两本给顾太清,里面竟赫然出现了署名顾太清的“春明新咏”诗一首。顾太清觉得此事太过荒唐,便回赠了陈文述一首诗:


               含沙小技大冷成,野骛安知澡雪鸿;
               绮语永沉黑闇狱,庸夫空望上清宫。
               碧城行列休添我,人海从来鄙此公。
               任尔乱言成一笑,浮云不碍日头红。


       诗中将陈文述庸俗鄙劣的神态刻画得活灵活现,陈某气极。


       随着时光的推移,丈夫离世二年,顾太清又开始恢复了与京中文人雅士的诗词交往。与顾太清交往密切的诗友中,就有当时名扬天下的大文豪龚自珍。龚自珍进士及第后被授为内阁中书,又升为宗人府主事,他满腹才华寄托于诗词之中,成了顾太清家中的常客。
    这年初秋,龚自珍写了一首“己亥杂诗”,像他的其他诗作一样,很快就在京城文人中传抄开来,诗是这样的:


               空山徒倚倦游身,梦见城西阆苑春;
               一骑传笺朱邸晚,临风递与缟衣人。


       在诗后还有一句小注:“忆宣武门内太平湖之丁香花。”太平湖畔距贝勒王府不远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丁香树,开花时节,清香袭人。


       于是,风波就从这里开始了。陈文述这时到了京城,他看到了这首“己亥杂诗”,他认为诗中的“缟衣人”就是顾太清。但据此还不足以证明两人有染。不想,此时龚自珍又填了一首词:


           明月外,净红尘,蓬莱幽谧四无邻;九霄一脉银河水,流过红墙不见人。
           惊觉后,月华浓,天风已度五更钟;此生欲问光明殿,知隔朱扁几万重。


         “哈!这不是月夜幽会的写照吗?”


       陈文述将忆丁香花的诗和记梦的词妙巧地联系起来,开始传播顾太清与龚自珍的绯闻。他自信不怕你龚自珍、顾太清能妙笔生花,在这种事情面前,你就是有嘴也说不清。


       果然,最后龚自珍郁郁地离开了京城。顾太清更是有口难辩,被奕绘的正室妙华夫人所生的儿子载钧逐出王府,在西城养马营租了几间破旧的屋子,安置自己和一双儿女。


       顾太清一度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她曾想一死追夫,可看着一双儿女,只有忍辱耐贫地活下去。


               陋巷数椽屋,何异空谷情;
               呜呜儿女啼,哀哀摇心旌。
               几欲殉泉下,此身不敢轻;
               贱妾岂自惜,为君教儿成。


       这首诗表现了她当时的悲惨境遇。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她的心渐渐在清贫的生活中得到了超脱:


              一番磨炼一重关,悟到无生心自闲;
              探得真源何所论,繁枝乱叶尽须删。


       顾太清顽强地活到73岁,晚年,她经常和朋友诗酒唱和,而陈文述却灰溜溜地回了杭州。

    编辑:薛欣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