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从《雪花与秘扇》看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女性(1)

    发布时间: 2011/9/22 9:52: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艺报
    文字 〖 〗 )

    “地母”、“莲花”与“龙女” 


      从《雪花与秘扇》看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女性


      改编自美国华裔女作家邝丽莎同名英文小说的电影《雪花与秘扇》(Snow Flower and Secret Fan),不是一个可以一望片名而知内容的影片。


      小说的背景是太平天国前后的湖南瑶族村寨。“雪花”是叙事者百合的“老同”——同年同月同日生、终其一生一对一、彼此忠贞甚于夫妇的结拜姐妹,“秘扇”是“老同”结义的信物,她们在上面用当地女性专属的秘密文字“女书”记录、交流人生重大时刻的体验:这把折扇上的第一句话是7岁的雪花问百合是否愿与她结为老同,最后一句话是雪花病故后,痛悔交加的百合写下雪花已“飞上了云霄”,愿百年之后“可以一同翱翔”。 


      有趣的是,雪花本不是花,为什么不用这个词的惯用翻译?只能说,长久以来以花命名中国女人,是一种西方人的思维惯性。原作者虽然有华裔血统,但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观看中国的方式都打上了东方主义的印记。


      “花”与“扇”的民俗展示


      电影增添了现代上海的时空维度,在韩国长大的雪花家族后人索菲亚,与上海本地女孩尼娜演绎了一段与百合雪花二人相仿的姐妹情谊:儿时家境优裕的索菲亚和雪花一样家道中落、潦倒度日,个人际遇的白云苍狗之变,几乎毁灭了她与尼娜之间本已超越其他一切社会关系的女性情谊。《雪花与秘扇》成了索菲亚笔下的家族传奇。在她出车祸昏迷后,尼娜在病床前读起索菲亚的手稿,一个半世纪前的故事与尼娜的回忆穿插行进。


      民俗电影中的民俗不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这种展示之所以吸引眼球,瞄准的是东方与西方、旧世界和新世界有高下之判的差异性;受众是渴望在一个古老的国度寻觅东方奇观的西方人。以强者自居的他们,想看到的是一个贫穷、愚昧、有异域风情的“他者”。而中国第五代导演一度以欧洲三大艺术电影奖项的评委会为目标人群,不遗余力地这样想象中国。


      虽然邝丽莎自诩华裔,但她作为作者的文化身份,只能是一个对中国传统抱有善意的西方人,《雪花与秘扇》与中国第五代导演作品“自我殖民”的不同显而易见。第五代的民俗大杂烩,也是避开西方人看厌了的大城市,专门深入穷乡僻壤寻觅落后玩意儿,但这些传统时而也在宏大的叙事中迸发出丰沛而强劲的生命力,寄托了作者沉郁的民族复兴愿景。


      反观同时代的《末代皇帝》,叙事不可谓不宏大,但投向傀儡皇帝溥仪的目光不是批判,而是同情。镜头在今昔的交错闪回之间,每每都以“开开门”的呼喊串场,仿佛溥仪一直是一个不能自主的小孩子。他的卖国行径是由于他身为“历史的人质”身不由己,这是只有“外人”才能安然自处的立场。


      《雪花与秘扇》也是以这样饱含同情的笔触,来描绘一个多世纪前那些被禁锢在家里的中国女性。书中比“女书”更有存在感的民俗符号,也可以说是全书真正的主角,是“三寸金莲”。


      在情节设置上,一双完美的小脚,让百合成了名门望族的长媳,地位上的差距让她与雪花渐行渐远;在审美趣味上,电影人物大体上符合西方人对古老中国女性的想象,她们是饱经折磨,仍温婉坚韧,并保持强大生殖力的“地母”。


      欲望与恐怖的梦乡


      小说中,百合缠足时母亲一段宛如箴言的话反复回响,俨然全书主旨。她一边扯动百合“断裂的脚趾骨”,一边说:“只有经历过痛苦才能拥有真正的美丽,只有经历了煎熬才会拥有真正的平静。”


      作者隐隐宣扬,传统女性从封闭而顺从的苦楚人生中孕育的精神力量,今人仍可以汲取。这不由得让人想起赛珍珠的《大地》(The Good Earth)及其同名电影。女主人公阿兰是个嫁给穷苦农户的伙房丫头,无论是饥荒还是小康,是乱世中协助丈夫,还是发家后被丈夫冷落,她都只求奉献、恪守妇德,是理想女性的化身。她的丈夫王龙说,“她就是大地!”


      《大地》在诺贝尔奖和奥斯卡奖上斩获颇丰,并于1937年上映时取得了2500万美元的惊人票房。它在西方主流社会、尤其是在美国的成功,原因可能在于阿兰夫妇的自耕农发家史,暗里赞颂的是美国清教伦理。 

      

    编辑:刘岩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