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心学老师 王守仁
  • 仁学
  • 明夷待访录
  •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
  • 清代儒学
  • 清学开山 顾炎武
  • 经学畸人 廖平
  • 明清哲学家:王夫之
  • 孟子字义疏证
  • 崔述与清代疑古儒学
  • 清代经学兴盛的原因
  • 乾嘉汉学的前驱
  • 颜李学派
  • 叔世硕儒 戴震
  • 明清哲學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哲学 >> 明清哲学
    论王船山的诠释学思想(2)

    发布时间: 2019/6/10 0:15:5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哲学网
    文字 〖 〗 )

    船山曾经讨论程朱对《中庸》首章的诠释法。《中庸》首章:“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朱熹《中庸章句》释曰:“人物之生,因各得其所赋之理,以为健顺五常之德,所谓性也。……人物各循其性之自然,则其日用事物之间,莫不各有当行之路,是则所谓道也。……圣人因人物之所当行者而品节之,以为法于天下,则谓之教。”⑹船山指出,朱熹在这里沿袭程子,将性与道往人与物两方面上说;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这样的诠释是有意的借题发挥。他说:

    《章句》于性、道,俱兼人物说……

    《章句》之旨,本自程子。虽缘此篇云“育物”,云“尽物之性”,不容间弃其实,则程朱于此一节文字,断章取义,以发明性道之统宗,固不必尽合《中庸》之旨者有之矣。两先生是统说道理,须教他十全,又胸中具得者一段经纶,随地迸出,而借古人之言以证己之是。⑺

    船山紧接着证明说,如果老老实实地依据上下文,那么《中庸》在这里只讲人之性、人之道而对物之性、物之道无所言说:

    若子思首发此三言之旨,直为下戒惧慎独作缘起。盖所谓中庸者,天下事物之理而以措诸日用者也。若然,则君子亦将于事物求中,而日用自可施行。然而有不能者,则以教沿修道而设,而道则一因之性命,固不容不于一动一静之间,审其诚几,静存诚,动研几。而反乎天则。是行乎事物而皆以洗心于密者,本吾藏密之地,天授吾以大中之用也。审乎此,则所谓性、道者,专言人而不及乎物,亦明矣。⑻

    这里涉及了船山诠释学的两个方面。推衍船山之意,我们大概可以说,经典之解读,或为求其原意,或为借古证己。求其原意,应当遵循上下文原则。“上下文”在英文中叫做“context”。从字根来看,“text”是编织物的意思,而前缀“con-”往往表示“共同、联合”,而在“context”一词中,“con-”还意味着“confine(限制)”。合起来说,“context”是语言文字的编织物,参与编织的语言文字既彼此联合又彼此限制。单一的字句、段落总是具有歧义性和多义性,而上下文则是由诸多字句、段落组成的整体,字句与字句之间、段落与段落之间,在意义相互牵引的同时有意义的相互限制,而相互牵引所形成的意义晕圈则进一步限定了单一字句或段落的意义开启向度,同时还规定了不同的字句或段落在意义晕圈中各自不同的功能与位置。船山曾说,“经传之旨,有大义,有微言,亦有相助成文之语。字字求义,而不顾其安,鲜有不悖者。”⑼因此,读书须“高著眼”,从上下文所形成的意义晕圈“俯瞰”字句;非如此,则有“牵文害义”之弊。 ⑽“高著眼”的另一层意思却是说,上下文所形成的意义晕圈高于单个字句的意义总和,因为字句之间的意义牵引还会滋生“言外之意”。因此,有些东西“自非靠文字求解者之所能知”。⑾

    船山于其它地方还运用了“知人论世”的方法推求文本原意。他曾经明确地说,“读书者,以知人论世为先务。”⑿我们来看一个实例。朱熹《四书或问》在回答《中庸》首章疑义的时候说,“盖有得乎天命之说,则知天之所以与我者,无一理之不备,而释氏所谓空者非性矣;有以得乎率性之说,则知我之所得乎天者,无一物之不该,而老氏所谓无者非道矣;有以得乎修道之说,则知圣人之所以教我者,莫非因其所固有,而去其所本无,背其所至难,而从其所甚易,而凡世儒之训诂词章,管、商之权谋功利,老、佛之清净寂灭,与夫百家众技之支离偏曲,皆非所以为教矣。”⒀船山指出,这是朱子借题发挥:“《章句》‘人知己之有性’一段,是朱子借《中庸》说道理,以辨异端,故《或问》备言释老、俗儒、杂伯之流以实之。”⒁何以知其然?船山解释说,“程、朱二先生从《戴记》中抽出者一篇文字,以作宗盟,抑佛、老,故随拈一句,即与他下一痛砭,学者亦须分别观之始得。子思之时,庄、列未出,老氏之学不显,佛则初未入中国。人之鲜能夫中庸者,自饮食而不知味;即苟遵夫教,亦杳不知有所谓性道,而非误认性道之弊。子思于此,但以明中庸之道藏密而用显,示君子内外一贯之学,亦无暇与异端争是非也。”⒂船山于此,既是用知人论世的方法阐明程朱何以借《中庸》批评佛老,同时也是用知人论世的方法说明了子思作《中庸》时的原意。“知人论世”之说源于孟子:读古人的作品,“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孟子•万章下》)为了把握文本的原意,有必要理解作者及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究其实而言之,知人论世之法仍然是遵循上下文原则以求得原意的诠释法:语言文字所成之文本、作者及时代三者放在一起构成一个更大的context,或者说整体视域,然后以此整体视域观照文本的意义。

    编辑:秋痕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