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心学老师 王守仁
  • 仁学
  • 明夷待访录
  •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
  • 清代儒学
  • 清学开山 顾炎武
  • 经学畸人 廖平
  • 明清哲学家:王夫之
  • 孟子字义疏证
  • 崔述与清代疑古儒学
  • 清代经学兴盛的原因
  • 乾嘉汉学的前驱
  • 颜李学派
  • 叔世硕儒 戴震
  • 明清哲學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哲学 >> 明清哲学
    论王船山的诠释学思想(4)

    发布时间: 2019/6/10 0:15: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哲学网
    文字 〖 〗 )

    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又感觉到船山所涉及的“求其原意”的诠释法与“借古证今”创造性诠释法之间的的确确存在着某种差异。于是不得不问:“原意”一说还有其合法性吗?“求其原意”还可以在某种意义上是可能的?我们可以回过头找到些许线索。前面提及,context之con-可以有三种意味。素朴意义上的“求其原意”的前提乃是摆脱con-的第三种意味,即诠释者经由前见与文本的共在。现在我们可以说:求其原意不但不否定con-的此种意味,反而还要给予前见以积极的评价,把前见视为开启文本原意的必要条件;我们要做的仅仅是,让前见受到作为语言文字编织物的context的限制——也就是说,强化context之con-的前两种意味。“诠释”之“释”字,《说文》曰:“释,解也。”段注:“解也,散也。”⒃顾名思义,诠释工作首先就是要把包涵在文本中的意义从文本中解散出来,释放到当前的语言之中。这正是求其原意的工作。

    相形之下,创造性的诠释则更进一步:把意义从文本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断章取义,构建新的意义网络让文本让显呈出新的意义。船山在阐明《庄子通》书名之义曰:“凡庄生之论,皆可因以通君子之道,……故不问庄生之能及与此否,而可以成其一说。”⒄所谓“庄子通”,乃是因庄子而通君子之道,而不问庄子之原意如何如何。船山在为《张子正蒙•作者篇》解题时写道:“此下四篇,皆释《论语》、《孟子》之义,其说有与程、朱异者。盖圣贤之微言大义,曲畅旁通,虽立言本有定指,而学者躬行心得,各有契合,要以取益于身心,非如训诂家拘文之小辨。”⒅在创造性的诠释过程中,诠释者关注的重心不再是文本“本有”之“定指”,而是追求“各有契合”。由此,文本的意义是开放的,对文本的知具有无限展开的可能性,现为“一致百虑”、“一本万殊”的过程。(来源:《求索》 2007年08期)

    注释:

    (1)(《礼记章句》,第4册,P372)

    (2)(《张子正蒙注》,第12册,P33)

    (3)(《张子正蒙注》,第12册,P30)

    (4) 在此意义上,似乎不太适宜把这里的“知觉”理解为感性经验。(参见冯契《中国古代哲学的逻辑发展》,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965页)

    (5)(《张子正蒙注》,第12册,P18)

    (6)(《朱熹. 四书集注章句》,P17)

    (7)(《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55)

    (8)(《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55)

    (9)(《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32)

    (10)(《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22)

    (11)(《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43)

    (12)(《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781)

    (13)(《朱熹. 四书或问》,P48)

    (14)(《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57)

    (15)(《读四书大全说》,第6册,P457)

    (16)(《许慎著. 段玉裁注. 说文解字注》,P50)

    (17)(《庄子通•叙》,第13册,P493)

    (18)(《张子正蒙注》,第12册,P220)

    参考文献:

    [1] 王夫之.船山全书(1-16册)[M].长沙:岳麓书社,1988-1996.

    [2] 朱熹. 四书集注章句[M]. 北京:中华书局,1983.

    [3] 朱熹. 四书或问[M].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出版社,2001.

    [4] 维特根斯坦著.陈嘉映译. 哲学研究[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5] 伽达默尔著. 洪汉鼎译.真理与方法[M].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

    [6] Gadamer, Wahrheit und Methode, Gesammelte Werke, Band 1, J.C.B. Mohr ( Paul Siebeck), Tuebingen, 1990.

    [7] 许慎著. 段玉裁注. 说文解字注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编辑:秋痕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